企业门户 | 粉体信息 | 粉体新闻 | 粉体行情 | 粉体企业 | 粉体产品 | 粉体商机 | 粉体品牌 | 粉体会展
首页 > 行情 > 行业聚焦 > 绿色制造风潮下化工行业的转型升级

云顶登陆welcome优w88

粉体2019-11-05 来源:界面新闻
 
10月25日,工业之美2019年度创新论坛在上海举行。当天的圆桌讨论环节,嘉宾们就化工产业痛点、社会责任和绿色发展等话题分享了各自的观点。
《财经》杂志执行主编马克担任此次圆桌的主持,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商务部国际官员研修学院客座教授苗韧、赢创工业集团资源效率业务板块北亚区负责人夏赋良、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韩刚、霍尼韦尔UOP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刘茂树以及中化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总经理助理左刚。
 
以下为发言实录,有所删改:
马克:据我观察,化工行业有两个突出特点,一个是行业体量巨大、过往增长迅速,第二是当前的发展情况跟社会预期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比如,一提起化工行业大家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污染、想到事故,行业的社会形象还有待改善。 这也引出了我们今天论坛主题——“绿色制造风潮下化工行业的升级与转型”。我想先请各位嘉宾花两分钟时间,讲一讲各自对行业的观察。
 
《财经》杂志执行主编 马克苗韧:我对化工行业来讲一直是高度关注的,这几年化工行业确实随着一系列的政策严管,整个行业的重构包括转型升级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的进展和成绩,这对于全社会来讲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承接马克老师的问题,我提出我的问题:下一个阶段化工行业进一步升级和重构的时候,主要的驱动力和潜力在哪里?是不是像一些人所说的,已经处在强弩之末的状态?
 
商务部国际官员研修学院客座教授 苗韧夏赋良:刚才马克老师讲可能目前化工企业在整个社会上面的名声不是很好,但是界面的郭为中总裁在开场致辞的时候也讲到了,没有化工企业就不可能有工业的蓬勃发展,事实上我们的吃穿住行都跟化工企业有关系。
我感觉,化工企业的安全并不是行业本身的问题,而是牵涉到工艺的安全、工程的质量、对于安全方面的投入等等。所以,我今天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跟各位同仁交流赢创是怎么样做到双赢的。一方面我们需要实现很好的经济效应,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做到安全生产和可持续发展。
 
赢创工业集团资源效率业务板块北亚区负责人 夏赋良韩刚:说到化工行业的痛点,我觉得现在有两点是行业内公认的。由于像响水爆炸这样的事情,社会上“谈化色变”,这是行业面临进一步发展的痛点。
第二个,化工行业内部确实也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中国的化工企业是典型的散、乱、差,亟需整合升级。在这个过程中,就面临了一些痛苦的改革,甚至一些企业被淘汰。这也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
 
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韩刚刘茂树:其实霍尼韦尔在化工行业有很多的介入。我认为行业有几方面的痛点,同时我认为这可能也是机会所在。第一,中国化工行业正面临一个由量向质的转变。第二,全球化工行业的新技术和新工艺手段不断出现,带来了很多机会,同时也带来了很多挑战。第三是智能化,化工行业亟需思考,在今天智能化环境下怎么样用它作为手段,促进化工行业的发展。
 
霍尼韦尔UOP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 刘茂树左刚:中国的化工企业目前还处于大而不强的状态。对于国内企业来讲,还需要在研发上有很大的投入,这是我们讲的一个痛点。
另外安全方面。以新加坡为例,它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但也有自己的炼化基地。化工厂本身的安全是一个方面,而管理则是另一方面。国内很多小的化工企业,它的问题是出在管理上面,这也是需要提高的地方。
 
中化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总经理助理 左刚马克:夏总是来自于赢创的。能否介绍德国公司的发展实践、德国的行业经验,他们是怎么解决化工行业的安全问题的?
夏赋良:刚才中化的左总也讲了,新加坡这么小的城市国家,但是也有自己的化工产业。安全对这么一个城市国家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为什么它还是要做化工?
我非常同意左总的观点,安全最重要的事实上是在管理。2018年,赢创不单单在中国,甚至包括我们在韩国、日本的工厂,均没有任何一起造成公司工时损失的安全事故。
马克: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呢?您能凝练地总结一下这个脉络吗?
夏赋良: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你如果去赢创,可以看到绝大部分的员工上下楼梯的时候都是扶着扶手的。这个小细节体现出赢创对员工安全意识的培养。别人可能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基础的事情。但是,在赢创,对于这样基础的安全细节,我们都要花时间、精力,甚至相应的资金进行培养。
再举个例子:赢创的一项安全相关指标是,每百万工时不能发生超过一个损失工时的事故。这个要求难度如何?我跟管安全的德国同事聊过这个事情,他说这个相当于一个人活五百年,只能发生一次损失工时的安全事故。
所以总的来说我感觉从目前整个化学工业对安全的管理来说,特别是像赢创这样的特种化学品企业,化工实际上是非常安全的行业。
刘茂树:我非常同意夏总、左总提到的观点,管理也好、企业文化也好,这些都非常关键,是基础。但是对于化工行业来讲,另外一个方面是我们如何选择正确的技术。这个技术不单单是今天正确,能赚钱,它还需要是可持续的。这个技术和未来的技术应该是兼容的,不能说我现在选择这个技术,但以后却不能升级。
另外,我们今天所有设计上面的理念是不是科学的?因为我们很多即使选了正确的技术,假如说设计上有问题还会带来很多缺陷。我们看很多事故来做分析的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因为设计上出现缺陷,这不单是人为的错误。
苗韧:其实我跟赢创接触已有三四年左右的时间,对于中化等企业也比较了解。我认为今天能够参与此次圆桌的企业本身在绿色发展方面肯定是国内乃至全球做的最好的一批企业。但如果我们放眼整个行业来看确实不容否认的是我们行业确实还有很多问题。
我想首先举下响水化工产业园这个案例。响水事件出现后,经过一系列行政改革,在很短的一个时间内,间苯二胺化学产品的市场价格上涨50%,甚至更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现象?就是由于整个化工产业链的链条是环环相扣的,每一个环节出现了一个由于行政管控导致的产能中断的时候,整个行业就可能会出现一个极端的不健康运行状态。这样的运行状态给社会上的游资带来了炒作的便利。如果下一阶段我们再通过传统的一系列行政化的手段促进行业绿色发展,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这是我想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刚才有嘉宾谈到,你们用精益化的管理、好的技术实现安全、绿色、可持续发展。但我如果站在一个中小型的化工企业角度,我就想一个问题:何不食肉糜?我为什么不做这样的事?因为我没有钱,因为我在产业生存过程中已经是疲于奔命,在夹缝中生存。环保投入我可以不设上限、不做预算,但是我的科技投入必须得做预算。钱从哪里来?未来整个行业的发展如果站在产业的视角怎么破局?
所以,今天我们讨论的题目很好,就是在一个绿色制造的背景下,化工行业怎么样突破。如果我们试图把边界扩大,那么在工业行业里面,哪些行业可以为“绿色”买单?一个常识就是越贴近终端用户的行业,比如特斯拉、苹果、中国的一些绿色制造终端产品的企业,他们愿意让消费者为绿色买单。那么产业里面怎样把绿色溢价从终端下游传导到化工行业?可能还要再进一步传导到给化工行业服务、赋能的解决方案企业,比如霍尼韦尔UOP?
左刚:我回应下苗教授讲的何不食肉糜的故事。应该说这种小的化工企业成功长大的、做的好的,实际上它们起初都是对安全、环保很重视的企业。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中化旗下做轮胎添加剂的企业圣奥。它当初是山东的一家县里的企业。为什么能够做大?是因为它们重视研发、重视安全、重视环保。所以在竞争中能够做到最低的成本、做到最安全、做到最好的质量。
要让安全和环保成为一个内在的冲动,而不是一个外部的对它的压力。只有当企业有这样的内在冲动才会投入,会从技术的角度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当监管一旦下来,或者当市场要求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种小的企业自然而然就有生存的机会。刚开始春天、夏天的时候,可能各个小企业都起来了。秋天一来开始过冬了,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谁长得最好,过完这个冬天谁能够生存的更好。
夏赋良:赢创是德国的一家上市公司,我们不但每年要发表相应的财务报告,同时也会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对赢创来说,我们永远不会把可持续发展、环保、安全,放在取得好的经济效益的对立面。我们坚持把它当做一个硬币的两面,互不可分。
刚才苗教授讲到了整个产业链的问题,一旦事故发生就有可能影响到整个产业链,因为原材料供应会出现问题。所以,2011年底,赢创和五家跨国化工企业共同发起了“携手可持续发展”(TfS)倡议。成员公司在购买原材料、购买中间品甚至购买服务的时候,都会对上游进行相应的环保、安全审计,看它是不是重视可持续发展,是不是合格的供应商。这对赢创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另一方面,赢创的创新研发方向是跟社会大发展趋势——人口的增长、老龄化、资源的枯竭连在一起的,这是我们企业战略非常重要的基础,也让我们进一步聚焦可持续发展。赢创94%的产品销售都做过了可持续性分析,80%的产品销售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贡献。这是我们感到非常自豪的地方,我们也愿意把这方面的管理经验进行分享。需要说明的是,赢创并不是一开始都已经这么好了,我们也经历过了很多学习的过程。
 
韩刚:我接着苗教授提的观点说一下,苗教授问了这个问题:化工行业是否到天花板了?
其实化工行业不可能到天花板的。现在整个生活90%的衣食住行产品都是化工品,大家可能不在这个行业的意识不到。准确来讲不是化工行业到天花板了,而是对中国来说,我们过去依靠的简单、粗放的,仅靠规模、低成本、没有研发的这个发展模式到了天花板。从最近几年开始,我们中国进入了化工发展2.0的版本,必须向绿色高端发展,才能生存和发展,仅靠原来的模式不行的。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化工进入2.0的版本以后,中国化工行业怎么落地,怎么实现绿色高端发展,这是非常关键的。比如环保方面,现在政府要求明显紧多了。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对废物的处理做环保措施,是一个方向。但这还不够,我们要在源头上采取措施,比如化工工艺路线的选择。
雪松和赢创在一个项目的合作就能说明这个问题。环氧丙烷是化工原料,主要用于生产聚氨酯泡沫。他的生产有很多工艺路线,传统的中国目前绝大部分采用的生产工艺污染很大。但是环氧丙烷又是不可或缺的原料,怎么办?其实赢创在几十年前就发明了用双氧水制环氧丙烷的工艺,这个工艺非常绿色,同样生产环氧丙烷,且没有废弃物。这个技术的推广在过去遇到一些困难。但进入2.0以后,我们在选择化工路线方面,会选用更环保的路线来做。
所以雪松跟赢创的合作过程,实际上是把企业、行业慢慢转入绿色发展。这一方面,为我们的绿色高端发展提供解决的出路,应该引起国家层面、社会层面的关注。我们不是要废弃环氧丙烷,这个不行,但是我们要用更绿色的路线来实现。
马克:咱们谈到了技术对于这个行业进步的重大作用。国际合作是一个办法,但是这两年有一个大环境的变化,就是中美贸易冲突,现在自主研发被提到了很高的地位。我们化工行业不知道有没有受到影响?是走自主研发的路子,还是继续坚持国际合作?
韩刚:我觉得中国化工行业要发展的话,一定是两条腿走路双管齐下,仅靠引进是不行的。中国这么大的市场,我们要有完善的工业体系。我们要重视研发,但是仅靠自己研发,发展太慢。所以两条腿走路的话,一定可以更好更快地实现转型升级。
刘茂树:对于技术研发来讲,我非常同意必须要有自己的技术,今天中国的市场很多企业不出国门已经是国际化了,因为所有的企业都在中国,各种企业类型都有,大的小的都有,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化工行业的技术进步是一个长期过程,不能说今天做研发明天就有技术出来,它不像做一个APP那么简单,要有很长时间的积累。而且它的产业链很长,所以不能单靠一家企业或者一个机构解决问题。
苗韧:刚才夏总的案例说到了我的心坎里。头部企业的供应链管理,也就是绿色供应链,实际上是整个行业里迫切要做的事情。我没有想到的是,目前的化工行业也能对自己的上游有比较严格的管理能力。
马克:中化集团作为化工行业的国家队,能不能请左总讲讲中化关注哪些行业制高点的技术,哪些产业链枢纽的技术?
左刚:中化现在的技术方向主要是三个大方向,一个是以锂电为代表的新能源;一个是新材料,以汽车轻量化材料作为主题;第三个是生物技术,绿色的农药和化肥。这是我们三个大的方向。
马克:最后探讨一个问题,除了刚才各位讲到了化工行业本身的技术,这些年一个重要的趋势就是整个经济体的数字化转型,数字技术正在渗透到各行各业。这个技术浪潮对化工行业有没有产生影响,在产生什么影响,你们怎么看待数字技术这个浪潮?
夏赋良:赢创很早就已经认识到推进数字化的战略意义。其将影响公司的方方面面,包括组织架构和业务流程,从采购、研发到生产、销售和市场营销等。2017年2月,赢创便设立了赢创数字化有限公司,已推动公司的数字化进程并培养相关能力。
总所周知,中国拥有世界领先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和文化。因地制宜,在中国,我们致力于成为整个赢创集团数字化的领跑者。我们专注于利用数字化工具全方位地提升客户体验,并探索基于1688.com等电子商务平台的新商业模式。两年前,赢创就在阿里巴巴旗下的1688网站开了我们的旗舰店。客户可以在网上采购我们的产品,包括涂料添加剂、二氧化硅、聚氨酯添加剂等。我也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的采购活动正在向数字化转变,这样能够保证速度和透明度。
总体来说,数字化对赢创这样历史悠久的特种化学品公司来说,带来了很大的机遇。
 
刘茂树:新技术的出现,为实现互联工厂带来了可能。霍尼韦尔UOP前年开始就推出了“互联工厂”的概念。核心有三个:工艺互联、设备互联、人员互联。通过数字卵生双胞胎的技术,我们怎么样在云端复制一套工艺技术,和他在实际运行中实时进行对比,能够产生很多的数据,能够进行比较,能够找出最佳的运行方案。
今天我们很多产生的浪费、产生的问题很多来自设备,我们怎么样把这些设备连接起来。怎么样用运行的策略对应物料的转变,包括市场的变化,这些互联的概念相信是下一轮产业转型升级最重要的机会,也可能是一个挑战。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伟德国际1946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伟德国际1946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伟德国际1946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